如何克服对不确定性的焦虑?

知乎日报
10月05 00:00
申晨煜,心理治疗DoctorShenChenYu 微博easOn申晨

1、人类本能地厌恶不确定,因为不确定会带来无力感,大家总是希望通过掌控事物的发展脉络来进行对抗。但有时候,这种掌控反而引发心理或行为问题。

神经症自不必多说,由不确定引发的继发焦虑远比疾病本身造成的焦虑更具破坏性,所以患者纷纷找寻各种方法来进行掌控。有些会求医问药;有些会不停地倾诉,期待“全能拯救者”的出现;有些会停下来想要先把遇到的问题解决好了再往下继续生活。但以上种种方式很可能无法解决问题,反而让他们陷入更大的痛苦。

某些习惯的养成也与自我控制感相关,比如很多年轻人出现失眠的困扰,但他们其实并不是真正的失眠,而是晚上躺下之后舍不得这么快就睡,因为白天是工具人、是社畜,你的时间并不属于自己,而是属于领导或工作,只有夜深人静躺下来打开手机的时候,生活才刚刚开始。这也是一种自我控制。

前几天备课时看到这么一句话:进食障碍患者认为控制饮食是他们混乱的人生里为数不多的可控的部分,她们不惜伤害自己的身体,也想要达到控制体重的目的。边缘性人格障碍患者在感到人生失控时,常常会通过在手臂上划出血印子来纾解情绪。

人类本能地排斥混乱带来的不确定感,我们总是希望在混乱(chaos)中建立某种秩序(order)。但不得不警惕,这种秩序也可能带来伤害。

2、我经常会遇到两难的境地,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但问题是鱼与熊掌往往不可兼得。

比如自律的人可以持续保持克制,低盐、低脂、低碳水饮食,他们也乐于看到坚持的成果。而愿意享受生活的人可能整天变着法的犒劳自己,他们并不在意体重增加的风险。但我偏偏是在两种状态之间摇摆,点外卖的时候,我既想吃得清淡健康一些,这样能控制一下超出的体重,但又忍不住想要“火锅米饭大盘鸡”。

我因为左右摇摆而不坚定,也曾想要把两种想法整合起来,但是矛盾与对立的价值观哪儿那么容易就整合了?最后的结果是被迫做出一种选择,然后心有不甘。

有时候我会想,难道内心只允许有一种声音么?我们总认为自己只能“有且只有”一种观点,这样才是一致的,才是稳定的。但会不会正是如此才造成了很多困扰?

现实中我们见到两个人意见不合时,最好的方法可能不是强行让一方妥协,而是给两个人都保留窗口,让他们各抒己见,求同存异。类似的,一个人的头脑中如果存在两种矛盾思维,最好的方式就是两个都要,只不过是放在不同的时间来实现。比如一个人既有情绪化的一面,想要家人时时刻刻陪伴自己,又觉得这样可能让家人太过窒息了,显得不够冷静克制。与其纠结情绪化和理智那个好,不如两种都保留,可以在一周内的单数日情绪化,双数日保持冷静。允许不同意见的表达,本身就是一种解决方式。

毕竟小孩才做选择,大人全都要。

但我并不想建议大家就拥抱不确定性,而是可以给焦虑开个窗口,你可以在一些时间允许不确定性的存在,而在另一些时间里允许自己去克服不确定性。

3、小时候接受的教育往往强调“遇到问题不要退缩,要迎难而上”,这在大多数情况下符合人们的直觉,其实在心理学上这种应对方式被称为“问题关注应对”,也就是个体尝试去减少压力源,比如解决人际冲突或者解决一个工作难题。

但这种应对模式潜在的风险是可能会放大情绪上的痛苦,尤其是当我们试图改变一些难以被改变的事物时,比如想要改变另一个人的某些性格特质。

因此在客观评估自身能力与所面临问题之后,一些情况下也可以采用“情绪关注应对”的模式,比如向他人倾诉,获得他人的支持、安慰来缓解压力造成的影响。

我们需要尝试去理解一些情绪的意义,焦虑是为了让人们更加警觉,帮助我们识别危险的信号;抑郁就像一个警示路牌,用来提醒我们当前所走的道路不一定适合自己;强迫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让事情变得更完善或完美;疑病可以让我们对某些疾病防患于未然。

出现上述情绪也不是什么不得了的事情,有些问题的确是难以解决的,暂时搁置也是一种应对策略。假如你的生活因为疫情按下了暂停键,而且你也因此出现一些负面情绪,别着急去压制这些情绪,可以尝试思考这些情绪背后的作用,也许它们也是有功能的。